“破除幻象呐!这次可被那月白狼人的幻象欺负狠了。头次知道幻象这么厉害!再说,我们自己不用,传给孩子也好啊。”

  谷天成不多话,直接再拿出三串,“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,你们想要,就拿去。”

  宗杰明连忙接过去,“这还不值钱呐!月白狼人的月曜石,别处根本没有!绝对的稀罕物!”

  谷天成笑了,“去了一趟月白狼人秘谷,别的没捞着,就弄了点月曜石回来,卖不了几个钱,还不如自己做成礼物,亲朋好友的分一分。”

  宗杰成连忙说道:“还卖不上钱?你有多少,我全包圆,论斤买!”

  谷天成说道:“你要去做什么?要是用的不多,咱们好歹也算共生死过,送你就是。反正你要的多,我这里也没有。”

  宗杰成哈哈大笑:“咱们可是生死关系!我们兄弟几个虽然不成器,但起码知道感恩,小兄弟的救命之恩,我们一定铭记于心,期待将来有报于兄弟。”

  “团长说这话太客气了。”谷天成连忙谦让。

  宗杰成正色道:“这不是客气话。若不是你,我们兄弟三个现在可能还在月白狼人的迷阵里做惊弓之鸟状呢。”

  谷天成一愣神,宗杰成已经大笑着转身离去。

  谷天成愣了半晌,自己笑了,“咱们也走吧。”

  ……

  “大哥,你刚才跟谷天成说那话什么意思?”宗杰明一路走着,一路问宗杰成。

  宗杰成说道:“咱们受人恩惠,人家自己不说,咱们却不能闭着眼睛装看不见呐。”

  “什么恩惠?”宗杰明问道,“难道不是谷天成用那御乾坤鼎把我们从月白狼人手中救出来,又用御乾坤鼎与月白狼人做交易,让我们顺利离谷吗?”

  宗杰成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都是,不止咱们,现在还困在阵中的那些人都受到这些恩惠。我刚才说的,是救咱们出阵的那次。”

  “不是那位世外高人救得我们吗?”宗杰明和宗杰英异口同声问道。

  宗杰成叹口气,“你们真相信有所谓的世外高人?就算有,世外高人为什么不救别人,单救我们仨?”

  “谷天成他们不是也获救了吗?”宗杰明小声嘟囔了一句,自己也意识到有问题,所以底气很弱。

  “谁看见他们获救了?”宗杰成反问,“我们得到的信息,不过他们告诉我们的。如果他们存心骗我们,完全有可能说谎。”

  “大哥,你的意思是,那人是谷天成的人?是谷天成派去救我们出阵的?”宗杰英自己都感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不可思议,所以语气非常的夸张。

  “为什么不能?”宗杰成道,“谷天成在谷中救我们一次,本来已经做到仁至义尽,之所以还进一步救我们出阵,不过是因为我们是一伙的,他不想撇下我们单独离开。

 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其他人都还留在阵中,只有我们仨获救出阵。”

  “谷天成既然有那份实力,为什么不把全部人都救出来?”宗杰英不解道。

  “我也弄不懂谷天成的想法。”宗杰成说道:“或许,他需要有人留在阵中牵制住月白狼人吧。”

  “可是,我觉得大哥的猜测有些牵强。”宗杰明说道,“谷天成要是有那么强的助力,为什么一直雪藏,从来没见他露头过?”

  宗杰成说道:“以我对谷天成的了解,那是一个对自己真实实力讳莫如深的人,不到关键时刻,绝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实力。

  你们别忘了,通灵殿可是在去年就已经把谷天成列为规避清单红区人物!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通灵殿照顾谷天成,可你们想过没有,或许谷天成就拥有红区人物的实力呢?”

  “有实力拿到桌面上,才会获得更多尊重,更多资源,难道不是吗?谁会傻到去隐藏自身实力的?”宗杰明和宗杰英都表示不解。

  “天才的想法,岂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猜度的。”宗杰成也有些看不透谷天成,他只是不相信巧合,世外高人闯入阵中,就救出他们一伙人,其他人都没救,实在不合常理,不合逻辑。

  而谷天成的表现,却一再超出他的预料。而且,同样被困入阵中,只有灵士阶实力的谷天成和司马忻他们却头一个出阵。没人看到他们是如何出阵的。

  如果不是巧合,最大的可能就是谷天成拥有能够破阵的手段,然后再派人去救下他们。

  虽然同样有些不可思议,但在宗杰成看来,却是最能让他接受的答案。

  “我们回学院吗?”司马忻问谷天成。

  谷天成摇摇头,“咱们先去办一件大事!”

  接下来他们去的,是迷幻森林乔安娜的领地。乔安娜还在闭关中,谷天成轻松进入乔安娜闭关的山洞,在乔安娜耳边轻轻的呼唤她。

  呼唤了近半个小时,乔安娜慢慢睁开眼睛,有些茫然的看着谷天成,半晌才反应过来。

  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  谷天成笑道:“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呀。”

  乔安娜鼻子一皱,笑了,“又得到什么好东西了吧?你的实力涨的够快的呀。”

  谷天成大笑:“果然瞒不过你!走吧,出来看看我带来的好东西。”

  乔安娜跟随谷天成出洞,一眼便看见凯尔,也是吃了一惊,“小子最近跟着谷天成,交了什么狗屎运?实力飞窜一大截啊!”

  凯尔扑进乔安娜的怀里,得意道:“这才刚开始呢。只要给我仨俩月修炼,说不定就能赶上妈的修为了!”

  乔安娜高兴道:“还不跟我说说,得了什么奇遇?”

  “待会你就知道了。”谷天成说道,“不过,在让你看之前,还是要先让你看看现在的月熔池。”

  凯尔噗嗤一声乐了,“妈看了一定会很吃惊很吃惊的。”

  “你们趁我不在,搞什么鬼。”乔安娜嘟囔着,随他们一起去月熔池。等乔安娜看见只剩一汪浅水滩的月熔池,脸都扭曲了。

  “谁干的?”

  谷天成连忙把当时情况解释了一遍,然后迅速补救道: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现在,我就带来了修补月熔池的最好材料,保证修复后,比原来的月熔池更胜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