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何转移注意?”

  “简单,闹个更轰动的事来,你们二人之间如何,还有谁会去议论?”

  白瑞与离宸对视一眼,皆是点头,“眼下也只有这法子了。”

  “嗯,那你们二人先歇着,我回一趟院子,顺便去找锦秋喝杯茶。”

  “好,长姐慢走。”

  起身回了院落,华琴仍在石桌旁等着,而一旁站着的则是神情淡然的锦秋,好像对外面发生了什么毫不知情。

  “主子,您回来了。”

  华琴上前将白幽搀扶到了石桌旁坐下,锦秋见此,殷勤的倒了杯茶递到了白幽面前,“太子妃,您喝茶。”

  白幽不动声色接过,却并未递到唇边,而是直接泼到了锦秋脸上。

  这一举动,吓得锦秋赶紧跪了下去,“太子妃,您为何要这般对我,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,还望太子妃明说。”

  “明说?”白幽气的直接笑了出来,“锦秋,好计谋啊,深更半夜找几个人出去散播消息,还专挑茶馆酒肆之地,如今瑞儿与离宸的名声尽毁,你可满意了?”

  锦秋哭的梨花带雨,“什么茶楼酒肆,什么名声,太子妃,我实在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啊。”

  “你还装!”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华琴毫不客气的踹了锦秋一脚,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,“不知廉耻的女人,你泄露秋雁任务行踪,现在又敢算计二公子和离宸,我看你是活腻了!”

  锦秋身上衣服已经被茶水浸湿,这会儿又被踹了一脚,柔弱不堪的倒在地上,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着,“华琴姑娘,太子妃,我知道你们因为秋雁对我颇多意见,可这些浴加之罪,我实在是不敢承受,难道我只是和夫君相守,这也错了么”

  白幽眼眸危险一睐,“你想和墨羽厮守,这一点我管不着,也不想管,可你却手脚不干净,算计了我的人,若这样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你,难不成你当我是个软包子么?”

  “太子妃,您定是误会了什么,既然您说我泄露消息,又说我污蔑白瑞公子和离宸公子的名声,可否有证据可以证明?世上万般事都讲究一个铁证如山,若太子妃您拿不出来,我要怎么认罪。”

  见锦秋还死鸭子嘴硬,华琴简直肺都快气炸了。

  她这些年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,心机叵测的,手段阴毒的,偏偏像锦秋这样死皮赖脸又会装模作样的,还真是没见过。

  “你觉得我杀了你,需要证据?”

  锦秋毫不惧怕的瞪着眼,“若无证据,太子妃便是滥杀无辜,我即便是死了,夫君也会为我洗清冤屈,到时候凌云山庄的人也都会知道太子妃您是个什么样的人,定会对你失望至极。”

  白幽嗤笑,“有意思,真真是有意思,你还是头一个敢这么威胁我的人,可惜啊,我还真不觉得害怕,华琴,去将我房内的剪刀拿来。”

  华琴虽不知白幽要做什么,还是转身回房内取了过来,“主子。”

  “不必递给我,替我剪了她的舌头,我不喜欢这种善于狡辩的女人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华琴早就想给秋雁出口气,可惜了没有好的机会,这会儿既然白幽已经开了口,她自然不会放过锦秋。

  攥着剪刀,华琴大步走到锦秋面前,毫不客气的掰开了她的嘴。

  锦秋没想到白幽真的敢这么对自己,手脚并用,不断挣扎着,“放开我,你们放开我,若我夫君知道了,定会……”

  “行了,别拿墨羽吓唬人,太子妃才是我们的正经主子,这会儿别说是你,即便墨羽在这,主子想剪了他的舌头,他也不能吭一声!”

  眼瞧着那锋利的剪刀已经伸到了嘴里,锦秋吓得面色惨白,不断尖叫着。

  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  华琴冷哼,正要剪下去,手指却被什么暗器弹了一下,吃痛的收回了手。

  白幽眸光一冷,正要开口询问,墨羽却已经落入了院落内,顺便将哭闹不止的锦秋护在了怀中,“太子妃,锦秋纵使又万般过错,属下愿意一力承受,还望太子妃能饶恕她。”

  “墨羽!你居然还有颜面来,京都城外的那些流言传的有多难听,你是不知道么?你的女人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来,你居然还敢求主子原谅!”

  墨羽紧锁着眉,并没有反驳华琴的话,“锦秋一时糊涂,还望太子妃恕罪。”

  白幽手指轻叩着木桌,眼底没有丝毫温度,“墨羽,你当真就如此喜欢这个女人?”

  墨羽紧抿着唇,沉默了几秒,才道“一日为妻,终生为妻,我身为夫君,理应护她一世。”

  “还真是有情有义,难得的痴情种,可你与秋雁也做过几日夫妻,怎么就不去护她一世?难不成我的秋雁活该低这女人一等?”

  “太子妃,我与秋雁之事已经过去,往后也不想再提起,是我负了她,太子妃想怎么处置属下都好,但请您饶恕了锦秋。”

  “可以,那我便成全你,时候尚早,你且带着锦秋离开凌云山庄吧,往后你也不再是凌云山庄的人。”

  墨羽和锦秋这副情深意切的模样,若是落在秋雁眼中,她还不知道要怎么伤心,既如此,倒不如让这两人彻彻底底的在京都城消失,如此一来,也算是断秋雁和墨羽之间的关联,一辈子不见面,总好过日日伤怀。

  墨羽似乎没想到白幽会这么惩罚自己,揽着锦秋的手紧了又紧,良久才开了口“是,属下这就回山庄,带锦秋离去。”

  华琴狠狠啐了一口,“滚吧,狼心狗肺的东西。”

  看着两人相互依偎离去,华琴将手里的剪刀丢掷在了地上,眼眶都红了一圈,“主子,我是真的不明白,秋雁这样好的人,为何会被几次三番的背叛,那锦秋有什么好,值得墨羽做到这种地步。”

  “情爱之事从来都无法用言语去说清楚,世上并不是所有男人都如你的凌霄一般,可以不计较过去,守着你过一辈子,不过秋雁她早晚会遇到的。”

  “主子说的是,我定要给秋雁找个更好的男人,比墨羽这黑心肝的东西好上千倍万倍!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