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看吧文学 > 现代都市 > 星河归来当奶爸 > 第215章 领袖
  飞天楼船确实很张扬,也很招摇。

  山梁上的群雄早就注意到了夜空中喷火飞行的大船飞过来,然后一道人影从船上一跃而下,稳稳落地,是那样轻巧、是那样潇洒、是那样英姿飒爽。

  刘威最先认出来人,兴奋上前,高喊:“苏小姐,苏小姐!”

  到了近前便问:“您……您没事吧?”

  看见眼前的硬汉关切之情溢于言表,知道对方是真的担心、关心自己,苏慕容也不由得有些感动,但嘴上却压着声音说了一句:“刘哥,现在开始,请叫我‘盟主’。”

  刘威一怔,随即躬身拜道:“参见盟主!”

  他故意说得大声,让众人听见。

  夜幕降临,山间漆黑一片,但是群雄举着火把、打着电筒而行,倒也不见得黑到不能视物,而且现在天上有一艘楼船飞来,打下亮光,驱散黑暗,苏慕容带着光明从天而降,颇有几分神女天降的意思,让人心神为之摇曳震动。

  一些与昆城苏家交好宗门世家纷纷躬身为礼:“参见盟主!”

  一些有意与苏家交好的宗门世家接着躬身为礼:“参见盟主!”

  还有一些宗门世家不想显得自己不合群,也是躬身为礼:“参见盟主!”

  夜幕山梁之上,群雄礼拜,场面不可谓不壮观。

  苏慕容芳心震动,手指也有些微微发颤,爷爷,我做到了,我没有给您、给苏家丢脸!

  但她也清楚知道,这盟主之位、这华夏武道界至高的地位,这一切得来,并非全部是自己的功劳,有一半多要感谢师父余越。

  然而,就算多数人认同了苏慕容的武道盟主身份,也还是有少数人提出质疑:“苏大小姐,你从何处而来?大家都看见你从那艘飞船上下来,而那艘飞船是魔宫的船,苏大小姐莫非已经和魔宫勾结在一起了?难怪当时魔宫之人在盛天崖上残害正道群雄,苏大小姐却不肯出手……”

  苏慕容目光转动,看向那人,那人身上佩戴着南宫世家的徽标,想必是南宫世家的人。

  南宫世家还不肯服,事到如今还想挑拨是非、妖言惑众,借机动摇自己的盟主之位。

  偏偏有人还真的听进去,真就动摇了。

  很快有人附和,要求苏慕容交代清楚。

  南宫世家那人见苏慕容看过来,立刻抬头挺胸,表现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:“怎么,苏大小姐有什么难言之隐?莫非我说破了真相,苏大小姐打算杀我灭口?我知苏大小姐本领高强,但你杀得了我,杀得了天下英雄么?你勾结魔宫,便是魔道,你不配做武道盟主!”

  刘威举枪瞄他,喝道:“放肆!”

  苏慕容笑了,抬手按下刘威的枪,冷笑说:“我若勾结天上宫,当是暗中勾结,为何大张旗鼓乘坐天上宫的飞船?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我脑子进水;二是,我想要看看有哪些跳梁小丑会跳出来颠倒黑白!”

  她纤柔的身躯顿时迸发出一种凛冽的杀气,如同雪山的寒风、冻结千里。

  那些动摇或者即将动摇的人们闭上了嘴。

  南宫世家的反对者仍然不死心,梗着脖子问道:“那你倒是说说,刚才你去了哪里,又为何会出现在魔宫的飞船上?”

  苏慕容目光扫过群雄,说道:“天上宫已归顺于我,从此华夏武道是一家,不分彼此!”

  她现在说话神态颇有几分强硬霸道,好像是跟某人学的。

  这时,飞天楼船之上又有几人一跃而下,来到苏慕容身后。

  鹿萍儿带着一众天上宫高手向苏慕容行礼:“参见盟主!”

  群雄心头大震,天上宫,魔宫天上宫,魔道之魁首、执华夏魔道牛耳者,如今竟真的有人收服了这么一个滔天的势力,这年轻的美女盟主很是不凡啊!

  南宫世家的反对者大叫起来:“魔宫在尉犁荒漠诡镇残害了多少正道同仁,如今苏慕容包庇纵容魔宫邪魔,其心可诛!此女不仅当不得武道盟主,更应该同魔宫邪魔一并诛杀,大家一起上啊,不必讲究什么江湖道义!”

  天上宫众人喝道:“混账东西,胆敢血口喷人,信不信宰了你!”

  苏慕容对鹿萍儿说:“让你的人不要轻举妄动!”

  鹿萍儿心里纵有一百个不情愿,但是答应过余越的事情她可不敢懈怠,连忙喝止手下众高手。

  苏慕容道:“诸君稍安勿躁,且听十一一言。十一之前离开,便是去追赶师父与天上宫,经我师父与天上宫当面对质,荒漠诡镇事件并非天上宫所为,凶手另有其人!”

  此言一出,群雄哗然,整条山梁都在议论纷纷。

  鹿萍儿说:“我乃天上宫小宫主鹿萍儿,我有不在场证据。”

  说着,掏出手机,翻出一张自拍照,照片里是鹿萍儿穿着泳衣在海边晒太阳,一副休闲度假的模样,身材也是玲珑浮凸、相当性感火辣。

  她续道:“案发之时,本宫在日和的冲绳岛度假,不在国内,更不在安西尉犁,本宫是听说有人冒充天上宫作案、意图栽赃陷害我天上宫,所以赶来。这几张照片可以拿去鉴定,没有s、也没有修改时间数据。”

  南宫世家的反对者冷笑说:“邪魔就是邪魔,你们以为有人会相信你们吗?当然先杀掉再说!包庇邪魔者与邪魔同罪,苏慕容,你也死到临头了!”

  苏慕容突然身形电射而出,闯入人群之中,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,将他拖了出来。

  那人想躲,却根本躲不开,想要反抗,苏慕容一拳捶在他腹部、将他捶个半死,像拖死狗一样拖出人群,其间无人阻拦,有的是没反应过来、有的是不敢阻拦、有的是不想阻拦。

  那个反对者嘴里流出口水和鲜血,但依然嘴硬:“臭娘们儿,我不服你,你便要杀我灭口吗?就算你杀了我,我还是不服,勾结邪魔外道之人,我死也不服!”

  苏慕容又给了他一拳,将他掼在地上,大声道:“你服不服都无所谓,你只有一个人而已,就算你代表南宫世家反对我,也没关系,那也只不过是一家之言。

  “反正我已经是武道盟主,我就是要抛开成见,统筹华夏武道,正道之中有心思邪恶的害虫,魔道之中也有正人君子。

  “荒漠诡镇事件已经证实绝非天上宫所为,当时从诡镇土堡生还的总共有五人,我师父便在其中,他敢保证,真凶修炼的功法与天上宫的功法绝不相同,这一点可以请昆仑派的何艳青、冯云杰加以对证。

  “而真凶既然不是天上宫之人,却偏偏要自称是天上宫,这样做原因很可能是一个离间之计,他们想挑拨正道与天上宫混战、好从中取利。而你……”

  苏慕容看向脚下之人,娇叱道:“你们南宫世家罔顾事实证据、不顾华夏武道安危,偏要颠倒是非黑白,那我是不是也可以怀疑,你们南宫世家勾结奸人、助推奸计、挑动正道与天上宫互相残杀?你们南宫世家究竟居心何在、意欲何为?”

  那反对者趴在地上,被问得哑口无言,南宫世家方面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,形势已然逆转。现场也再无一人敢于附和南宫世家。

  余越虽然在飞船之上,但却可以收听到来自地面的声音,他微微颔首,对这个徒儿的表现表示满意。

  嗯,慕容成长了。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