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看吧文学 > 开元棋牌游戏_开元棋牌接口_芜湖长江长开元棋牌奇幻 > 七界之都 > 第六十八章 你小心一点
  嗯?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

  实际上,当乌鸦队克林爵士说,他和玫瑰要跟去看看的时候,就相当于已经落子了。

  光这个酒吧车厢里,除去乌鸦这群人之外,就至少聚集了四种势力,如果加上那群挑起事端的年轻人,再把那个躺在沙发上酣睡的人算进去,势力已经多达六个,而且大多都是冲着米馨的队伍来的。一列车厢尚且如此,扩展到整个东方快车,还说不定有复杂呢。

  因此,对于米馨一行来说,现在最大的弱点就是形势不明。

  谁是敌谁是友这种蠢问题,乌鸦和玫瑰肯定不会考虑,敌友之间假象重重瞬息万变,现在确认敌友根本没有意义,现在需要确认的只有一点,就是在场的这些人,有多少人的目标是米馨,有多少人另有目标,是米馨的人里,又有多少人极端重视,又有多少人不太在意。

  必须先初步确认局势,之前玫瑰和乌鸦在吧台前的时候,就已经通过在手心写字的方式达成了共识,如果连这一步都做不到,唯一的结局就是万劫不复,绝不可能幸免。

  然而大家都很深沉,没有人急于暴露自己的目的,被逼无奈之下,乌鸦只能违背自己的习惯,率先出手了。

  无论是出面戳破年轻女人的谎言,还是几次阻止局势朝混乱的方向发展,其实都是乌鸦的试探,包括他和玫瑰主动从米馨身边走开在内,两人始终通过自己的手段观察着酒吧里的每个人,没有放过一丝细节。

  可惜……无效。

  既然你们不肯暴露,那就不能怪我兵行险着了,跟着我一起跳进泥潭吧。乌鸦几乎在心里咬牙狞笑着做出了这个决定。

  几乎等同于掀桌子的决定。

  我走了,最大的破绽露出来了,你们是走是留?是出手还是观望?

  大家都是半个同行,这点手段还是懂的。

  他和玫瑰离开酒吧去其他车厢,把米馨独自留在酒吧车厢,只靠女仆玛丽安和一个毫无存在感根本靠不住的艾德琳保护,就是在逼所有人自己表态,只要留下的人,不管是不是真的,都会被乌鸦和玫瑰认定为以米馨为第一目标,之后都会受到他们的重点关照甚至重点打击,大家唯一不理解的,就是他和玫瑰怎么敢就这么把雇主抛出来当诱饵,他凭什么保证雇主的安全。

  不过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已经出手了,而且一出手就打算直接掀桌子。

  然而,让包括乌鸦和玫瑰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第一个回应居然这么诡异,不愧都是黑暗中人,套路就是与众不同。

  这是什么反应?这么麻烦的事,其他人置身事外还来不及呢,有人居然要跟着去主动跳进坭坑里?你们两个没问题吧,米馨不管了?还是说,你们真的另有目的?别闹了,另有目的也不该跟着我俩走啊,除非你俩对我们图谋不轨,嗯,虽然我知道我很有魅力,但是……

  还好,玫瑰的高跟鞋跟及时阻止了乌鸦的脑补,乌鸦干咳两声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两位老先生要一起去,我们当然无限欢迎了,我们还担心自己的能力不足,帮不上克林爵士的忙呢,呵,现在有两位的丰富经验做后盾,我想再狡猾的凶手也无所遁形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两个老法师的笑声是标准的贵族式笑声,矜持,含蓄,让人摸不清真假,“您就是乌鸦先生吗?不错,很不错,看到您,我都有点羡慕米馨大人了。”

  “嗯?”乌鸦眯了眯眼睛,笑容不变的说道,“两位的赞美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,不过总觉得两位的话有点不太对劲呢。”

  “呵呵,这就是您多虑了。”一位老绅士朝米馨遥遥的抚胸躬身,“米馨大人,我们代表埃斯顿公爵大人和克勒斯侯爵大人,向您表示感谢。”

  “哦?两位是埃斯顿公国的宫廷法师吗?那真是太巧了。”米馨惊讶的掩着嘴,漂亮的眼睛眨呀眨的,像之前真不知道两人身份一样,愣了一会,对乌鸦招手道,“乌鸦,你来一下。”

  “什么情况?”乌鸦凑了过来,低声问道,“这俩对你对我的态度都有点奇怪,而且话里有话啊。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但你最好小心一点。”米馨在乌鸦耳畔说道,“我怀疑埃斯顿公爵真的心怀不轨,或者他俩自作主张,我担心他俩对你下手。”

  “哈?对我?”乌鸦皱眉道,“目的何在?”

  “你表现得太突出了,光是先一步剪除我的羽翼一条理由就足够了。”米馨认真的说道,“何况明显你全权负责安保,只要除掉你,我就等于不设防了,你说不对你下手对谁下手?”

  “唔,似乎有点道理。”乌鸦若有所思的盯着米馨的眼睛,慢慢点头道,“所以呢?”

  “没有所以,总之你小心一点,防着点他们。”

  “你郑重其事的把我叫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个?”别闹了,你不说我也肯定防着他们啊,用得着特别交代一句吗?你确定你现在是正常状态?乌鸦沉默了一阵,突然哑然失笑道,“行,米老板,看来要图穷匕见了。”

  “嘻。”米馨神秘的眨了眨眼,“哪有什么匕首,我可是在好心提醒你。”

  “这份好心我可无福消受。”虽然不知道哪里有问题,但乌鸦心里已经断定米馨肯定不像她说的那么好心,“我突然想转身就走了怎么办。”

  “已经到现在这种地步了,你会甘心?再说这么复杂好玩的事,我可不觉得你会舍得退出。”闪亮的眼睛里藏着笑意,米馨小声说道,“而且,如果我不和你说这些话,你肯定会及时退出止损,因为那就说明我真的心怀恶意,但是我说了呀,嘻嘻,我没说错吧,我是在好心提醒你,说明我还是站在咱们这边的。”

  “确实是好心,顺便演给那俩看对吧。”乌鸦冷笑道,“这事等空闲下来咱们再好好谈谈,米老板。”

  “多谢多谢。”米馨吐吐舌头,“也替我先和玫瑰道个歉。”

  “哼。”乌鸦气呼呼的转身就走,但转过身的瞬间,眼中的怒气已经消失,只剩下一片平静,“米老板已经叮嘱过了,两位老先生,克林爵士,咱们可以出发了。”
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